首页
 

蘑菇街出售

三年市值蒸发98%!蘑菇街断尾求生

来源:未知点击:时间:2022-05-24 08:45

4943513-e99ad406bcf4ec75.jpg

接连错过几个风口的商品界“第一代网络名人”蘑菇街,真的活了。但从网友的回复中也可以看出,近两年其在电商领域的存在感较低。

近日,蘑菇街有员工爆料公司正在大规模裁员。消息称,蘑菇街这次裁员30%,技术部门最为夸张,裁员比例高达80%。现在运维部只剩三个人,产品岗只剩两个人。

但是蘑菇街的裁员并没有引起大的争议,因为公司对被裁员工采取了N 1.5的补偿方案,同时帮助被裁员工找到新的工作。

但故事似乎永远不应该往这个方向发展。要知道,蘑菇街曾经红极一时,却有着堪称中国顶级搭配的创始团队,“淘宝最佳产品经理,最强技术专家,最佳营销方案”外加一个铁血BD。

这几年,蘑菇街走过了一个又一个风口,海淘、品牌销售、电商社区、社交电商等。看洋码头、唯品会、小红书、拼多多等崛起。一个接一个,把自己打造成“小透明”。

如今,蘑菇街也加入了互联网大公司的裁员潮,但处境更加艰难。因为对于蘑菇街来说,这不仅是为了熬过寒冬,更是为了生存。

当时,脱胎于淘宝的中国最受欢迎的电商导购网站“蘑菇街”和“美丽说”,随着流量值的增加,获得了淘宝10%的订单来源。很多商家开始选择绕过淘宝,直接在导购平台做广告。结果两个平台一年之内从淘宝的佣金蛋糕里偷了6亿多。

面对这两个像狼一样成长的“孩子”,马云最终做出决定,屏蔽外部电商导购平台,减少以后类似的行业合作。

蘑菇街的创始人陈琪毕业于浙江大学计算机系。2004年,他以第51号员工的身份加入成立仅一年的Taobao.com,成为马云手下最早的员工之一,主要负责用户界面和产品体验。

据他自己说,他选择进入淘宝是因为“喜欢做一些感性和理性结合的事情”,而当时淘宝的网页设计正好符合他的要求。

也是在淘宝的这段时间,认识了自己创业路上的亲密伙伴岳和。这两位是淘宝早期的首席架构师。他们参与了淘宝几乎所有核心系统的改造。为了和陈琪一起创业,他们甚至放弃了自己的一千万期权。李燕珠也是淘宝的资深员工,擅长网络营销。

创始团队的最后一位成员是陈琪大学的同学魏一博。魏一博于2004年加入中兴通讯,一直负责中兴通讯海外市场相关工作。他能言善辩,用李燕珠的话说,“没有他应付不了的顾客”。

2011年,在淘宝蛰伏了6年的陈琪,效仿马云卖房创业的经历,在杭卖掉了自己价值100万的房子。

至于选择创业的原因,或许我们可以从陈琪的一两句话中窥见一斑。“我天生就是老大。我在幼儿园的时候,如果有台阶,我就得坐在最高的一层,下面的一切都得听我的。”

总之,在四个人的努力下,建立了一个女性可以聚在一起聊天,晒好东西,分享时尚搭配,减肥的社区。

不出所料,这个女人指向了一个非常明显的社区,一旦上线,就迅速传播开来。经过一段时间的舆论发酵和流量积累,蘑菇街社区转型为导购网站,正式走上卖货之路。

那时候淘宝还没有个性化算法推荐,但是陈琪有。凭借这一绝活,蘑菇街做了很多大爆款。消费者发现在这里很容易找到自己喜欢的商品,于是也涌入蘑菇街。

成立13个月,蘑菇街的注册人数已经超过600万,每天发布近万个商品,能给淘宝带来4万个订单。作为消费者和淘宝平台的红娘,蘑菇街可以拿到一部分佣金。巅峰时期的成绩正如开头所说。

他希望蘑菇街能成为一个时尚的目的地,所以他允许内容创作者在任何电商平台上自由分享好东西;但马云想让蘑菇街做淘宝独家导购。这两种愿景显然是相互对立的。

因此,当阿里向蘑菇街表达投资意向时,陈琪为了保持产品的价值,果断拒绝了。

马云意识到淘宝的流量正在被自己扶持的平台迅速瓜分,自然不愿意给别人做嫁衣。于是2013年左右,阿里以品控为由屏蔽了外部导购网站。

外界有很多声音认为,正是因为蘑菇街在2013年从淘宝“断奶”,一直没有找到符合自身发展的定位,才导致后续错失网点,走上了一条逐渐下沉的道路。

2014年,陈琪决定尝试海淘。过了几个月,整个链条都没打通,他们就把整个业务线都砍了。然而,他们刚刚开始在这里亮剑,各种各样的海淘app在那里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结果,洋码头着火了。

后来陈琪几个人考虑到蘑菇街本身的定位很适合做品牌售卖,或许可以考虑帮品牌处理尾货。然而,就在他们举棋不定,把这件事局限在讨论层面的时候,唯品会出现了,火了。

创始团队的遗憾不言而喻。所以当他们赶上第三个风口“社区”的时候,他们选择了坚持一段时间。

对于蘑菇街来说,是从社区本身起家,现在转向了社交电商,投资人也很看好。所以一开始,蘑菇街在2014年获得了超过2亿美元的融资。

两年后,势头正旺的蘑菇街与美丽说、淘世界合并,成立了新公司“美丽说联合集团”,明确举起了“社区内容电商”的大旗。

也是在这一年,陈琪将直播技术应用于电子商务购物。他在直播间下面加了一个购物袋。陈琪的这一创新让蘑菇街成为当时第一个具备直播购物功能的电商平台。

毫不夸张的说,引领行业创新的蘑菇街曾经站在时代的潮头,成为很多女生网购的首选平台。

然而,出于对社区建设和电子商务的考虑,陈琪和他们的同事在电子商务上打了一个错误的赌。与此同时,以海淘攻略和购物分享公司起家的小红书,一直在社区内容上下功夫,也因为走上了与淘宝的差异化道路,为自己赢得了一个位置。

另一方面,蘑菇街放不下内容,也放不下电商,手心手背都是肉。优柔寡断、体量庞大的淘宝成了竞争对手。不能说它犯了战略错误。

至于后来在金融领域的尝试,如“白付梅”、“种豆宝”、“美丽借贷”、“贷款超市”等,都是在P2P爆发后落得一地鸡毛。

在变幻莫测的商界,抱大腿才是上策。淘宝那边回不去了,蘑菇街找到了腾讯。

蘑菇街不仅成为了微信小程序的第一家内测公司,甚至还在微信大厦边上租下了办公区,派出了团队研究如何利用好微信小程序的资源。但在腾讯的资源争夺中,同样走廉价路线的蘑菇街却输给了把社交电商玩到极致的黄征和他的拼多多。

在这么多的舞台上,蘑菇街都曾以常驻嘉宾的身份出现在舞台上,可惜没能在其中任何一个舞台上成为台柱。

在将筹资预期从2亿美元下调至6650万美元的同时,他将股权价值稀释了25倍。当时在蘑菇街,除了公开流血事件,别无选择。

美国东部时间12月6日,穿着完全定制的灰棕色格子三件套西装的陈琪敲响了纽交所上市的钟声。

然而,事情并没有如预期的那样发展。上市后,蘑菇街依然未能扭亏为盈,市值也大幅缩水。从上市当天的每股12美元到今天的每股0.37美元,蘑菇街的市值在三年内蒸发了98%。这个数字令人震惊。

2020年4月,在经历了一系列并购和血腥上市事件后,陈琪似乎对蘑菇街的处境有了反应。他做了一个决定,All in直播电商。这个决定可以说是陈琪多年来所做的决定中最正确的一个。

翻阅蘑菇街近三年的财报可以发现,蘑菇街的直播业务GMV和直播活跃购买人数都保持了正增长。

2020财年(2019年4月1日-2020年3月31日),蘑菇街GMV达到170.57亿元,其中直播GMV为78.77亿元。2021财年(2020年4月1日-2021年3月31日),GMV为138.55亿元,其中直播GMV达108.78亿元,占比由上一财年的46%上升至79%。在2022财年的最新财报中,live GMV的贡献达到91.2%,实现了连续23个季度的增长。

但不可否认的是,蘑菇街的直播业务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蘑菇街的衰落。失速增长和持续亏损仍然是蘑菇街长期面临的困境。

对于蘑菇街来说,与主流综合电商相比,经营范围高度重合,但体量不在一个级别。所以,相比于向平台化、规模化发展,不如选择一条专用的直播电商赛道,回归小而美,让自己陷入高投入、高成本的陷阱。

其实毕竟在去年的广播电商,蘑菇街就有过一轮裁员,当时裁员人数达到140人,占比14%左右。主要精简的是技术部门,只留几十个人维护系统,核心运营人员不变。

今年的裁员显然比去年更激烈。各部门都裁员了,但还是技术部裁员最多。经过这次裁员,蘑菇街的员工人数已经从4年前的1311人下降到400多人,员工数量缩水近70%。

业内人士分析,蘑菇街这两次裁员的背景其实很像。精简系统后,蘑菇街可以更专注于核心业务,降低维护成本。

从这次裁员N 1.5的补偿方案来看,蘑菇街的现金流还是比较充裕的,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轻装上阵,专注于“小而美”,舞台上或许会有蘑菇街的一席之地。但是陈琪的时间不多了。

未来所有的商业竞争都将集中在媒体传播上。一个公司或者一个老板,如果缺乏媒体思维,必然会提前失败。

请记住:没有交流,就没有觉察;没有觉知,就没有名声;没名气没人气!

关闭